米哈:后悔当年种族攻击维埃拉,但他骂我吉普赛人却没事

斗球体育 意甲联赛 2020-11-15 12:04:04 0
米哈:后悔当年种族攻击维埃拉,但他骂我吉普赛人却没事

11月12日讯 博洛尼亚主帅米哈伊洛维奇接受《晚邮报》的采访时谈到了自己的病情、感染新冠的经历,以及20年前在欧冠赛场和阿森纳中场维埃拉的冲突。

对抗癌症就是像是参加一场战争一样,而且是必须要赢的战争,你觉得这样说对吗?

直到今天我才真正明白这个问题。生病不是你的错,它只是发生了。当事情降临时,要看你怎样去应对,每个人的处事方式都不一样。事实上我也不是英雄,也不是超人,我只是鼓起勇气去面对而已。一开始我也很害怕,我还哭了,我在想为什么会发生在我的头上,我和其他人一样祈求上帝的帮助。然后我意识到,必须要让自己充满力量,要去战斗,永远不能放弃。

但对于那些无法做到的人来说呢?

他们当然不是失败者,这不是一场失利。癌症是被诅咒的疾病,没有一个药方可以治愈,起码我没有。你可能觉得自己像个勇士,但没有医生的帮助你什么都做不了,但有一件事是你能做的,那就是不要失去活着的意愿,剩下的并不取决于我们。

你为什么选择在医院病床上写下你的自传《人生的比赛》?

不然我没办法就做到了。现在我们坐在我家阳台上,在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罗马抽着雪茄聊着天,享受着每一刻。但此前我可做不到,我曾经把一切都视作理所当然。现在健康和感情是最重要的事,没有其他的了。疾病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。

Cgikjltfr Drnovsk是谁?一个69岁的流浪汉?

当我住进圣奥索拉-马尔皮吉医院时,他们给了我一个假身份,这样就不会吸引一些围观群众,以免打扰到其他病人。经过了前两轮的化疗后,我看上去还真就像是69岁了,讽刺的是流浪汉这个身份挺适合我的,我在每座球场都会听到狗屎吉普赛人的“欢迎声”。

这样的声音会影响到你吗?

我是一个充满争议、风评两极的人,你觉得呢?我可是个猛男,敢作敢当。但如果我搞砸了,而且我确实搞砸过很多次,那我会承担相应的责任。

你有过哪些非常后悔的事情吗?

2000年10月份,拉齐奥对阵阿森纳的欧冠比赛,我踢球以来遇到过很多恶劣的对手,吐口水、亮肘子、语言侮辱,碰到维埃拉的时候也一样,所以我骂了他“狗屎黑人”,然后收到了三场停赛的罚单,我做错了,很严重的错误。但他也骂我“狗屎吉普赛人”,而且一整场都在这样叫。对他来说,“吉普赛人”是用来侮辱我的词汇,而我想骂的脏话是“狗屎”,到了塞尔维亚人身上,种族主义就不存在了。

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南斯拉夫要解体了?

1990年南斯拉夫杯赛决赛,我们输给了哈伊杜克队,博克西奇进的球。当我们进入球场之前,我在南斯拉夫国青队的室友斯蒂马奇对我说:”我会向上帝祈祷,让我们的人在博罗沃杀光你的全家“。那是我父母住的镇子。